_文词

文词姐姐

白衣少年 be 上

白衣少年    be 【上】

  黄明昊视角


年龄私设两岁


ooc预警 慎入


-

“致我荒唐的青春”


我叫黄明昊,二十八岁。


早上六点的闹钟响起,我认命似的爬起来。穿好衣服走到了窗外,下雪了。


今年的雪来的格外晚了一些,往年都是12初,今年硬生生地拖到了一月中旬。


我戴上了围巾走出家门,一阵阵冷风吹进衣服里,骨头招架不住的冷。我裹紧了围巾,快步走到十字路口,站在早上打车的人群里,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


7:00


我上班迟到的时间是八点,从这里到公司大约40分钟的车程,时间够了。


我好不容易打上了一辆车,出租师傅又是个健谈的人,跟我扯东南西北的,我一直敷衍了事。


我实在困得不行。


他问到我几岁,我随口答了句二十八了。师傅又说,该结婚了吧哈哈哈。


我那点困意全无,答到:“不结了。”他都不在了,后半句话我没说出口,我想,这只能是我一个人的秘密吧。


是啊,他都不在了 。


在我们认识第八年的时候,他二十六岁,我二十四岁。我那时对他说:“正正,我们去荷兰结婚好不好,我不想这样下去了。”


他给我的回答只有沉默。


我知道,他是个公众人物,舞蹈是他的梦想,他不想因为公布自己是同性恋而毁掉前途。


朱正廷的梦想是舞蹈。我的梦想是朱正廷。


他跳舞的样子十分的好看,许是打小便练的中国舞,骨子里那股气质,一发不可收拾的显露出来。


我们就这样又过了一年。


直到在他二十七岁生日的时候,我给他生日,被狗仔拍照我们亲密的举动,大肆宣扬,整个微博上全是他的新闻。


那时正直他事业的鼎盛时期。


于是,我们公开了情侣的身份。


他的那些黑粉,全都一股脑的冲出来,微博下一片骂声,只有少数的粉丝在支持他。可这点微薄之力,怎能敌万千人的骂声。


我特别愤怒。


不怒那些黑粉,狗仔。我怒的是我自己,如果不是我,他一定活的更好吧。


说不定,已经结婚生子了,有了美满的家庭。


可是,同性恋又有什么错呢,只不过我爱的人和我同一个性别罢了。


终于,他承受不住压力,即使我怎么说,他还是跳了海。


我们第一次遇见的海。


那座海,是我们隐晦爱情的开始,同时埋葬了他,和我的梦想。


他走后的第一年,我被人肉,被泼脏水,可我终究只是个普通人,他们呢,也就这么过了一阵。


可我却难以释怀了。


我毁了我最爱的人的人生。


“黄明昊,你怎么还有脸活下去”。


我笑着说。